这儿凉屿,叫凉酱也行,荒目酒茨,最近雷安中心,注意避雷

【雷安】甜虐十题——刀党的玻璃渣

【雷安】甜虐十题——刀党的玻璃渣
这次是刀!
其实我不太会写刀orz
想悄咪咪求个评论

6. 其实我挺迷信的。
不管是西方的骑士道还是中国的道教我都信奉一点。
大概是家族遗传吧,我的爷爷就有一本很厚的老黄历,并且我们家每年都要购置一本这样的黄历。
雷狮总会嘲笑我们家这样的传统,我知道他是个无神论者,他只信奉自己。
我有的时候会解释说这只是一种安慰,心里安慰强大才能更有勇气做更多事。
他不屑一顾。
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和死对头谈了六年恋爱。
可能是我叔叔算出他是我的吉星吧。
不过今日我就恢复了自由身。
因为我和雷狮分手了 。
我一点都不难过,一点都不。
我走出家门,心里默念。
黄道吉日,诸事皆宜。

7. 今天是战争结束的第二天。
雷狮不在我身边。
好吧我知道他很忙,战后重建啊, 财政拨款啊一类的事都需要他来处理。
什么?你说雷皇王国那位伟大而暴虐的帝王战死了?
啊,那还真是个令人开心的消息。
毕竟我也不用多出精力去讨伐他了。
可是街上民众为什么都这样哀伤?
哦,原来是自从有了新的骑士长以后王就不再残暴了。
战争中王为了骑士长死了。
那位骑士长还真是没用。
我心里默默地说着。
然后我听见他们已故君王的名字。
雷……雷狮?
不可能吧?
我躺在床上,告诉自己明天早上一切都会恢复原样,雷狮只是最近很忙,对于自己的疑问睡一觉就好了。
梦里我见到了雷狮。
他满身血污,他伸出手抚摸我的脸,手上的血沾到我的脸上。而下一刻我看见他周身镀上一层金色的光,周围好像有天使歌唱。
我看到他对我笑,对我说,别来无恙。

8.我的爱人有点傻。
明明对花粉过敏还要执意带上手套和口罩照顾花草。
我一向对他这种活动嗤之以鼻。
说真的,我不喜欢花但我最起码不过敏,他无比喜爱那些花草却患有严重的花粉过敏症。
尤其是玫瑰。
就算带着手套碰也会起密密麻麻的红色小疹子,鉴于这点我们家从来不买玫瑰,也不种玫瑰。
可是这傻子偏偏喜欢玫瑰。
他总会遗憾的说没见过玫瑰绽放的样子,因为过敏严重。
他也会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到花店去买一束玫瑰。
就像这一次。
忘了说,他也很爱帮助人。
于是倒在车下的就是他。
他买的是红玫瑰还是白玫瑰来着?
我在太平间外想了想这个问题。
不重要了。
我放了一支含苞的玫瑰在他心口,它马上就要绽放。
虽然这个傻子再也看不见了。
不过我想,
热烈绽放的玫瑰,终于开在他的心里。

9.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傻的人。
人类不都这样吗?凯莉这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女人又咬碎一根糖。
不,他不一样。
我皱着眉头,抑制住想要把她丢出去的念头。
嘁,他哪不一样你倒是跟我说说。
凯莉手心的水晶球闪闪发光,不多时倒映出一个人影。
我拽松领结,不耐烦的回她。
他更傻。
凯莉沉默了一会,轻声附和。
他是挺傻的。
画面里的人已经是白发苍苍,只有那双绿色的眼睛仍然明亮。
居然找你找了一辈子,雷狮你是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吗?给我一点。
凯莉对我伸出手,在我的雷电触及她的指尖之前她又飞快抽回。
身为一个人类,能活到一百岁真是不容易。
她转移话题,看我一眼,又接下去。
估计就是有想要找到你的这口气在。
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了,他怎么还念念不忘。
在我从幼龙蜕化为成年龙的那一天?
我赶到他身边时他的坟头都已经长草了。
我突然想起来我还在他身边时他总和我说的话。
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。

10.我和雷狮和平分手。
没什么,就是时间太长,大家都腻了,不如好聚好散。
我不动声色的收拾好东西,离开我们一起住的公寓。
我看着这个我住了四年的地方,每个细节都历历在目。
雷狮靠在厨房的料理台上,我经过他,对他说了句再见。
他说,嗯,再见。
我把那个小小的钥匙从钥匙扣上卸下来,放在鞋柜上。
这时候我注意到我的钥匙扣还是雷狮送我的,上面有个金属片一样的小马。
我扫了一眼上面挂着的钥匙,把它们连通钥匙扣全都扔进小区门口的喷泉池里。
没必要留着它,也不好解释。
然后我决定搬到f城去,反正我一直都是一个人,哪里都无所谓。
今年冬天真冷。
再次听到雷狮的消息是一年后。
新闻里加粗字体标注的“雷王集团董事雷狮将于xx日完婚”让我没办法不去注视它。
不过我没太在意。
他的新娘又不是我。
我还是看了婚礼直播。
新娘的眼睛是湖绿色,很漂亮,和他很搭。
那个暴躁的人终于沉稳下来,果然女孩子们都有魔力。
他拥抱着他心爱的人,吻上她的嘴唇。

END.

评论(2)
热度(38)

© 凉屿鸽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