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儿凉屿,叫凉酱也行,荒目酒茨,最近雷安中心,注意避雷

后来安迷修总会梦到春日洒落一地的泡桐花瓣,梦到盛夏时分透过层层树叶投下来的斑驳阳光,梦到门卫大爷挂在传达室门口的玻璃风铃,梦到霜雪满地时那棵枯槐结下的晶莹雾凇。
但他梦见最多的是冰冰凉凉的波子汽水,弹珠在瓶颈里滚动,细小的气泡自瓶底一拥而上,从透明的瓶身中看过去是一双装满星星的紫色双目, 映射着阳光熠熠生辉,像极了秋天兴安岭夜晚的漫天星光。

评论(2)
热度(15)

© 凉屿鸽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