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儿凉屿,叫凉酱也行,荒目酒茨,最近雷安中心,注意避雷

【荒目】初雪


★我们这里终于下雪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★被冻的可怜兮兮的凉酱发着低烧更文
★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啥(允悲)极度OOC
★小天使们别感冒了♡

一目连扎起长发,叼着一根巧克力棒,含糊不清的和荒川打电话。
“嗯?唔唔掉了……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一目连看着手里的毛巾,犹豫了一会,最后把两条都放进了行李箱。
“不清楚,”对话那边的荒川捏了捏眉心,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,“这边有个项目出了问题,大概还得俩仨个星期才能回去。”
“啊…怎么这样。”一目连有点不满,拿放东西的手劲都大了些。
对方沉默了一会,短暂的电波声之后是他沙哑而磁性的声线:“连,我想你了。”
一目连翻了个白眼:“还知道想我啊你,怎么不跟工作那个小妖精过一辈子。”
听着对方再度沉默,一目连不慌不忙的拉上行李箱的拉链,看着窗外飘起的晶莹雪花,勾起唇角:“我这里下了第一场雪。”
然后再无下文。

HM1314号航班正在九万里的高空中飞行。
他们飞越太平洋,到达彼端的大陆。
舷窗外是灿烂美丽的闪烁银河,白色的六角结晶体在云层之下纷纷扬扬,落满大地。
蝴蝶敛起翅膀,麋鹿飞跃峡谷,海豚跃出水面,孔雀在东南亚金色的阳光下舞蹈。
【曾经,我们梦到彼此是陌路人。
醒来后才发现,原来我们都是对方的挚爱】
耳机线软软的搭在一目连的肩膀上,银色长发垂下一缕,月光透过舷窗,他长长的羽睫在眼底投下浅浅的阴影。

加拿大时间下午三点。
凭借荒川家属的特别通行卡,一目连一路畅通无阻,直达大厦顶楼。
一目连拨通荒川的号码:“喂,阿川是我。”
“嗯,怎么了连?”
“呐,你想我吗?”
麂皮靴子在瓷砖上踩过,发出轻微声响,终于停了下来。
伴随敲门声一同响起的,是一目连清亮温柔的嗓音:“阿川。”
荒川打开门,一眼看到的是鼻尖微红的一目连,还有他身后洁白的如鹅毛般的雪。一目连穿着白色外套,他是天使,在雪中降临人间。
一团温软撞进荒川怀里,是真实的一目连。
砰砰。砰砰。砰砰。
心跳声在两人胸腔间回荡,诉说彼此的深情与爱意。
“知道我为什么挂你电话吗?”一目连突然抬起头来,狡黠的笑着。
看见荒川摇头,一目连捧着荒川的脸,注视他深蓝色的眼眸:“因为我想告诉你,我想在你的面前告诉你,我很想你。”
荒川把人按进怀里:“我很爱你。”
“我才是。”
这一年的初雪,很高兴你仍然能在我身旁。

END.

☆诗选自泰戈尔的飞鸟集。

评论(6)
热度(16)

© 凉屿鸽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