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儿凉屿,叫凉酱也行,荒目酒茨,最近雷安中心,注意避雷

【荒目】

★没想好取什么名字
★摸一发睡觉了,晚上炖肉

窗外阳光明媚,碧色的天空下能听见鸽子扇动翅膀的声音,喜鹊停在屋檐上,长长的尾羽跳动,映进一目连的眼瞳里。
他坐在床上,消毒水的味道并不好闻,可现在他闻着却有些安心。
手中的纸被他抓出了褶皱,泪珠的痕迹还没干,晕开深深浅浅的水渍。
荒川推门而入,气喘吁吁,像是跑上来的。一目连笑了,笑的开心,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来。
“阿川,”他说,“我可能就要死了。”
是肝癌。
晚期。
荒川立在他身边,攥紧拳头,没说什么。
一目连歪了歪头,嘴角上扬,自顾自的说着:“我啊,以前也会想,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离开这个世界,会不会有人知道。后来遇到了阿川,就觉得有阿川在的话什么都不怕了呢。”
荒川上前抱住了他:“别说了连……”一目连紧紧的抓着荒川的衣服,忍不住大哭:“我也,我也不想死啊,我也想呆在阿川身边,可是,好讨厌啊……”
一目连的葬礼没几个人知道,除了他们亲密的朋友。
他在春天离去,他永远二十六岁。
他说,他永远爱荒川。
荒川说,我也永远爱你。
可惜没人听见。
再也不会有人听见。

END.

评论(1)
热度(12)

© 凉屿鸽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