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儿凉屿,叫凉酱也行,荒目酒茨,最近雷安中心,注意避雷

【雷安】那什么皇骑片段

他把一整颗心掏出来给雷狮看,鲜血淋漓的紧,可是他依旧笑着,即便是心脏暴露在年轻皇子尖锐的目光下。可是尊贵的皇子从来不缺想为他献上真心的人,也从来不缺这样一颗心。
从前不会,现在不会,未来更不会。
他把那颗赤诚的心丢在角落,任由它落满灰尘。
骑士长只是低下头谦卑的对着皇子行了个礼,跨上他的白马逃一样的离开了皇宫。
连同那具缺了心的身体。

【雷安】

是个人鱼片段

安迷修看着雷狮胳膊上狰狞的伤口, 它仍然往外流血,染红的纱布让雷狮扔在地板上。安迷修趴在水缸边缘,半张脸隐没在水底,噗噜噗噜的吐了几个泡泡。
他的手腕已经被皮质腕带磨破了皮,他歪着头看了一会雷狮,努力的想要说些什么,张了张嘴却只能发出沙哑的气音。眼睛里满是焦急,青空的颜色映在紫水晶里。雷狮叹了口气,不管还在渗血的伤口解开束缚安迷修的颈环和腕带,把人鱼从鱼缸里抱起来,盐分不低的海水浸湿纱布渗进伤口里,他眉头都没皱一下。安迷修倒是乖乖的窝在他的怀里,努力的把鱼尾挪得离雷狮的伤口远一些。
雷狮走到船尾,把一只小船放到海里,他抱着安迷修跳到小船上,把安迷修放到海水里。
“你走吧。” 雷狮居高...

【雷安】夏日

没啥看头
非常短的段子

雷狮把腿放在桌子上,手枕在脑后,黑色无袖背心紧贴在他身上,勾勒出肌肉的轮廓。
教室里除了他和安迷修空无一人,老旧的风扇吱呀吱呀的转着,窗外的蝉鸣一声大过一声,阳光透过法国梧桐的叶子撒在教室里,偶尔会吹来一阵并不算凉快的风,风铃就这样叮叮当当的响起来。
安迷修正在做题,鸦羽的睫毛垂下来遮住他的双眼,雷狮不用看也知道那是多么美丽的湖绿色。
汗珠在安迷修额头上一颗一颗滴落,后背都被汗水浸湿,衬衫贴在漂亮的腰线上,隐隐能看出肌肤的颜色。
雷狮眯了眯眼,难得好心的给安迷修揩去额头上的汗,然后在对方抬头的时候一把掐住对方下巴吻了上去。
安迷修被吻得迷迷糊糊的,空气里的因子都开始躁动。刚刚...

【雷安】孤独

推荐bgm:solitube
安迷修第一视角
厌世情绪严重产出
我流雷安
抱歉

我喜欢雷狮。
从第一眼见到他就开始。
我承认我有点颜控,可是他真的好看。
然后我把这个暗恋秘密小心翼翼的藏了三年。
违规,管制,冲突,我和雷狮就是这么一天一天重复过下来的。
没有情爱,一点没有。
我不知道我的眼神怎么样,但我从来看不透他。
高中啊,是有很多关系好的同学。
其实相处久了我才发现,我不过是个局外人,无论如何也融不到他们的圈子里。
雷狮不一样,最起码他能和我打一架,然后听我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。
最后一次和他打架,平复下来后我回头看着他紫色的眼睛,一如他身后的夜空,有星星在其中熠熠生辉,星河在他身后流淌。
我张了张嘴,最终什么也没说。...

【雷安】甜虐十题——刀党的玻璃渣

【雷安】甜虐十题——刀党的玻璃渣
这次是刀!
其实我不太会写刀orz
想悄咪咪求个评论

6. 其实我挺迷信的。
不管是西方的骑士道还是中国的道教我都信奉一点。
大概是家族遗传吧,我的爷爷就有一本很厚的老黄历,并且我们家每年都要购置一本这样的黄历。
雷狮总会嘲笑我们家这样的传统,我知道他是个无神论者,他只信奉自己。
我有的时候会解释说这只是一种安慰,心里安慰强大才能更有勇气做更多事。
他不屑一顾。
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和死对头谈了六年恋爱。
可能是我叔叔算出他是我的吉星吧。
不过今日我就恢复了自由身。
因为我和雷狮分手了 。
我一点都不难过,一点都不。
我走出家门,心里默念。
黄道吉日,诸事皆宜。

7. 今天是战争结...

给各位老师打call!老师们辛苦了!

意将万里倾衡霍:

《京武有霍》雷安个人志二宣

#预售链接:传送门


#预售时间:8.11号20:00--9.13号


收录篇目:
《九号房间》番外
《他的名字叫安迷修》
《占有》
《书中人》
《成瘾》【未公开/R18/总裁x高中生】


文手: @ 意将万里倾衡霍 

主催: @ 依晨 

封面:  @ Lord Chasel  夏佐伯爵 

宣图:   @ ...

【雷安】甜虐十题——甜党的小蛋糕

【雷安】甜虐十题
今天是甜的!!
明天写虐的!!

1.他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。
当我成为一名出色的骑士再回来的时候,已经距他离开整整十年。
我努力的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,十字架上模糊的名字无法辨认那到底是不是他,是不是我敬重的师父。
我的王,在我背后揽住我。
“想哭就哭吧,以后有我在,我的骑士长大人。”

2. 关于我们仍然在相爱这件事,我们谁都没提起。
虽然我们都是彼此的前任,但是男人之间的爱情总不会像男女之间一样分了手就老死不相往来。
直到某个醉酒的夜晚我迷迷糊糊被人拖回家,第二天早上我就不出意外的在我床上看见雷狮。
先解释解释我身上怎么回事。
他笑着点燃一根烟,把他吸进去的烟气全都渡到我嘴里。
“我要...

临时脑洞
是雷安
未来老师的学趴衍生脑洞
安安运动会低血糖中暑晕倒了,狮狮把人抱起来就往医务室跑
“醒了?” 安迷修睁开眼是苍白的天花板,然后耳边雷狮的声音响起。
安迷修眨眨眼,过了好一会他才想起来自己中暑晕倒现在是在医务室。
等等,他是怎么来到医务室的?
雷狮放下手机,敲敲安迷修的额头:“除了你男人,还有谁把你抱到医务室来?”
安迷修罕见的没有反驳他,只是喝了点水,然后问雷狮:“现在几点了?”
雷狮皱起眉头 :“下午四点。1500米预赛已经跑完了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
安迷修猛的坐起身来,大脑供血不足导致他出现短暂晕眩眼前发花,他边系领带边回话:“四点了雷狮!!你怎么不早叫我?!!学生会那边还有好多事呢我得去看...

后来安迷修总会梦到春日洒落一地的泡桐花瓣,梦到盛夏时分透过层层树叶投下来的斑驳阳光,梦到门卫大爷挂在传达室门口的玻璃风铃,梦到霜雪满地时那棵枯槐结下的晶莹雾凇。
但他梦见最多的是冰冰凉凉的波子汽水,弹珠在瓶颈里滚动,细小的气泡自瓶底一拥而上,从透明的瓶身中看过去是一双装满星星的紫色双目, 映射着阳光熠熠生辉,像极了秋天兴安岭夜晚的漫天星光。

【荒目】花吐症

【荒目】花吐症

活动的文解禁啦!就当是摸鱼复健了噗噜噜……
★写这篇的时候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花来表达两人的情感有点苦恼……
★大概是个双向暗恋的沙雕小短文
★OOC到天际,小学生文笔流水式作文
★不嫌弃的话,感谢食用

一目连起床的时候,发现枕边有一朵花。小小的,黄白色,有着淡淡的香。
桔梗?
一目连捧起花,眨了眨眼,端详到。喉咙突如其来的痒意让他剧烈的咳嗽出来,再次睁开眼时,又一朵桔梗躺在掌心。
不可能吧?
一目连瞳孔剧烈收缩,喉咙间堆积着的花几乎要让他窒息。
我怎么可能,会吐出花来?但是,为什么,偏偏……偏偏还是桔梗?!
一目连看这些浅色的花朵,眼前好像有台放映机不停倒带,回到他和荒川初见那天。
彼时的一目连...

1 / 4

© 凉屿鸽鸽 | Powered by LOFTER